澳门广东集团

发布时间:2020/01/07作者:admin

2019医药行业回顾 欢迎来到实力至上主义的2020

地球围绕太阳又完成一次公转,东八区的人类迎来新的十年,岁月周周转转,运动轨迹又回到原点。中国医药行业的原点在哪?我们还能回得去吗?我们需要回去吗?

目前看来,在行业不断变动的格局下,我们已经不需要回头,在2019年年初,行业就预测到整个2019年将是中国医药产业政策落地的大年。

在政策不断推进的大背景下,医药行业各个企业都会呈现不同的发展势头,有的企业把握住行业发展的趋势,逐步把研发精力转移到创新药研发;有的企业由于自身之前过于依赖某一品种,深陷亏损,转型困难。

科创板于2019年夏天正式开板,前期挂牌的企业股票一路高涨,后期上市的玩家则遭遇破发,资本市场本就充满戏剧性,即使能够把握住资本脉搏跳动的常态,谁也无法保证下一只黑天鹅何时会到来?

21世纪二十年代,是一个高度重视实力的冷酷时代,虽然其苗头已经在2018年末或2019年已经有所显现,但是能否做好迎接更加狂风骤雨的袭击,考验着每一个医药行业的前行者。

政策,落地大年

2019年是政策落地的大年,年初以来包括带量采购、新版医保目录谈判准入以及重点监控药品目录皆正式落地。

首先在带量采购方面,随着“4+7”城市带量采购的持续推进,各地执行成果显著。2019年12月29日,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联合采购办公室又发布公告称,第二轮全国带量采购正式启动,目前共纳入33个品种,将于2020年1月17日在上海开标。

官方的推进速度比之前业内的预期要快得多,而这也显示了政策制定者对于带量采购产生的效果得到了预期的效果。

对于企业而言,带量采购政策的实施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企业花费了诸多精力去通过一致性评价,但是到头来只有一到三家中标,甚至中标者的支付价格亦被砍半,如此一来,势必直接影响企业参与一致性评价的积极性,毕竟在药品一致性评价过程中,企业投入很大。如果企业未来放弃一致性评价,相信也不符合官方制定政策的初衷。

事实上,这样的声音行业内此起彼伏,2019年12月28日在北京举办的“2019中国医药新智汇论坛”,中国医药企业行业协会名誉会长于明德就表示,官方在制定任何政策之时要充分考虑到企业和市场的意见,各方充分研究和讨论,才能共同促进中国医药产业的进步。

除了带量采购之外,医保谈判准入也备受关注,值得注意的是,相较于前者,医保谈判准入虽然也杀价不断甚至更大,但是业内对其质疑的声音反而较小。

这其中的原因在于,相较于集中采购,医保目录谈判准入更加为大众所理解,毕竟在央视公布某谈判专家灵魂砍价的影片之后,大众的声音早已淹没了行业的讨论,除此之外,带量采购和医保的终端也不同,带量采购的支付方是地方集采平台,而药品目录中的支付终端直接是一线的临床医院,患者和医生更能够感知得到。

资本,依旧火热

对于去年的医药企业来说,科创板的正式开板意味着多了一个融资渠道,截至2019年12月24日,上交所披露沪市科创板上市企业数已达68家。

之前业内对于科创板的预期颇高,而科创板在开板之初也确实一路高涨,科创板开板前三个月,各只股票价格皆有所上涨,其中生物医药企业心脉医疗涨幅最高,上市以来涨幅达到217.24%,而这也从侧面证实了之前医药行业对于科创板的高价值期待亦不无道理。

当然,科创板作为我国在证券市场的又一次尝试,肯定会出现与之前不同的状态,上市即破发便是其中一点,2019年11月6日,科创板挂牌企业昊海生科股价低开1.48%,报88.53元/股,跌破发行价89.23元/股,成为科创板首只破发个股。

实际上,对于未来科创板存在的各种不确定性,市场和投资人都需要一定的时间来充分了解这个市场,在正常的发展规律之下,做好应对企业上市即破发的准备。

相较于内地资本市场,港股在2019年显得有些冷清,2019年港股共计上市生物药企19家,其中共计9家-B类公司上市,其中共计涨幅26%,这个数字远高于恒生指数的7.83%涨幅。

这19家企业中,有9家生物制药类公司,3家医疗器械类公司,4家医疗保健类公司,3家CXO类公司。既有传统医药巨头豪森药业上市,也不乏比较小生物科技类公司上市。

内地企业对于港股的积极态度助推了港交所的在全球资本市场地位是上升,2019年12月19日晚,港交所发布消息称,预计将再登上全球首次公开集资排名榜首,为10年来第六度称冠,而今年四季度新股数量更是创下同期历史新高。

可以得出的结论是,在2019年,不管是科创板还是港交所,生物医药企业皆对其表达了较大的兴趣,细想一下原因不难得出,医药企业前期研发投入较大,亟需资金支持,一旦资本市场放开了挂牌的限制,亟需研发资金的生物药企皆会趋之若鹜。

创新,取得突破

回顾2019年,这一年中国药企在创新药研发方面绝对是值得大书的一年,从2019年开始,中国医药工业的发展主线将从以仿制药为主,逐渐向创新药转化。

11月15日,百济神州自主研发的BTK抑制剂泽布替尼(英文商品名:BRUKINSA,英文通用名zanubrutinib)通过了美国FDA批准,该款药物是第一款完全由中国企业自主研发、在FDA获准上市的抗癌新药,实现了“零突破”。

12月20日,石药集团发布公告称,该公司自主研发的创新药马来酸左氨氯地平片(英文商品名:CONJUPRI)通过FDA新药上市申请(NDA),此为中国药企率先向FDA递交新药上市申请并经过FDA正常审批途径,首个获得FDA完全批准的中国本土创新药,也是我国第一个在美上市的高血压新药。

此外,在2019年,以国产PD-1为代表的中国创新药进入新版国家医保目录,成为2015年以来中国药政和医保体系推出多项改革接轨措施后的新气象。截至目前,国内已经获批上市的PD-1品种已经有君实、信达、恒瑞、百济神州的四家本土药企。

当然,随着一众国内药企纷纷瞄准世界先进,开发新药,研发费用也就水涨船高。根据有关统计,在2018年A股市场中,研发费用超过1亿元的药企共有57家,超过5亿元的有8家,超过10亿元的有两家,分别是恒瑞医药和复星医药。

目前中国已经成为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单一市场。中国创新药市场将成为未来中国医药市场进一步扩容的主要驱动力,也会成为全球创新药企业竞争的重要战场。

结语,你在想些什么?

伫立历史新的十年分叉口,此刻身处医药行业的你在想些什么?是带量采购引起的行业地震?是医保谈判的灵魂砍价?还是中国创新药首次登陆美国市场的激动?

不管想起什么?2019年医药行业的种种事件都会在未来人们回首往事之时都会布满灰尘,毕竟我们所认为的行业大事,在后来人看来也许只是新时代到来的微小前兆,毕竟,人类一个明显的缺点就是习惯把离自己近的事情重要性无限放大。

2019年,医药行业没有停止变化,你我也不会停止好奇,我们都希望早日知晓下一个十年世界会发生什么,我们在回应和不舍中告别旧的一年,也在探索和发现中迎接更新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