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广东集团

发布时间:2019/03/21作者:admin

从全球10大畅销药物看研发趋势

“今天的研发投入是为了未来的市场回报。”近日,Nature Review Drug Discovery发布了《全球销售最高的10大药品》清单,意料之中的是生物药品(尤其是单克隆抗体药物)占了绝大多数。


注:安进/辉瑞Enbrel销售收入合计71美元,未列入榜单

修美乐(Humira)是超级重磅炸弹,2018年的销售收入逼近200亿美元。近年来AbbVie通过密集的专利布局,不惜一切措施保护Humira这颗摇钱树。从Humira的销售来看,专利布局与保护对于一个药品的生命周期影响巨大。

来那度胺(Revlimid)2018年收获了将近100亿美元的销售额。倘若BMS以740亿美元成功收购新基(Celgene),这意味着BMS将获得全球TOP销售药品中的3种。

然而BMS的道路并不轻松,一方面Revlimid未来的仿制药竞争肯定很激烈;另一方面Opdivo在PD-1抑制剂队列中的已经很难在保持第一的位置,除了默沙东的Keytruda有望超越它,还有一群竞争对手在后面分割市场;此外,BMS的抗凝药物阿哌沙班(Eliquis)已经连续三年保持了超过30%的增长(2016-2018分别同比增长80%,50%,32%),在抗凝领域异军突起的时代,能否继续保持高增长,投资者显然不是十分乐观。

Keytruda和Opdivo的成功激发了一大波PD-1/PD-L1后进者的“赴汤蹈火”,并且围绕它们开展了一系列的复方组合疗法甚至是“鸡尾酒疗法”(三种以上的产品联用)。如果现在还有人跟你说想要凭借一个PD-1/PD-L1获得巨大成功,还请慎思。

不过,你可以看看主要参与者和小型生物技术公司是如何寻找重磅炸弹市场中的细分市场, 而不是说凭借一个品种打天下。这使得越来越多的药品制造商围堵罕见疾病相关的疗法,虽然价格很高,但是说服了FDA及患者,也能收获一片市场。

TOP10的第4~6名是著名的“罗氏三件套”——曲妥珠单抗、贝伐珠单抗和利妥昔单抗。多年来罗氏就是凭借几个生物药收获了将近一半的营收,并支撑罗氏在生物制药领域的顶级研发地位。这些品种,也成为了近年来生物药企业纷纷仿制的对象。罗氏对此也深表担忧,用血友病药物Hemlibra的特许经营权来应对这几个重磅生物药的危机,对罗氏来说至关重要。

在过去,跨国药企曾通过年度价格上涨,来实现重磅炸弹药物的销售增量。然而随着政府对药品价格上涨进行监管,如果大药厂继续通过这一途径来保持年销售的增长,其必然会被新玩家替代。

从市场替代角度来看,罗氏选择并购基因治疗领导者Spark公司的动机很清晰了。既然罗氏已经察觉到了危机,并通过布局下一代疗法来维护其在创新地位,其他的制药巨头肯定也会出于同样的原因进行并购。

而作为中小型的生物技术企业,通过垄断、并购、打价格战这种传统的方式显然很难与大药厂抗衡,唯有通过创新在细分的领域(技术)上,获取未来的生存空间。